鹅掌风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 校园小说 > 上了养父 > 情敌出现 恋爱未满

情敌出现 恋爱未满(1 / 1)

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
好书推荐: 隐瞒alpha的身份是要挨艹的 木木观音 认知性偏差(青梅竹马,1V1H) 心怀鬼胎 攀高枝 勇敢虫虫 【崩铁/主攻】NPC的多周目攻略记录 废墟。 穿书abo:拯救虐受be文里的可怜老婆 色情主播爱上邻居教授

高考匆匆落幕,运动会马上就要开始了。运动会开始前,年级主任站在颁奖台上絮絮叨叨,张昊和杨子凡低着头站在后面。

柳成摔伤得并不严重,原本他们道个歉就能了事的,谁知道张昊不服气,在办公室把沈景和乱骂一通,恰好被路过的年级主任听进耳朵里。

年级主任气不打一出来,一电话打给了张昊的父母,杨子凡也难逃一劫。

展开写满了道歉文字的忏悔书,张昊和杨子凡念得毫无生趣,观看运动会的同学也觉得没意思,比起这个,他们更羡慕这俩人能站在阴凉处。

柳成在操场的一侧做热身运动,穿着运动短裤的少年露出了一截有力的小腿。眼睛往这个方向看了一下,与柳成目光相及,沈景和当即撤回了一次偷瞄。

跑道上的选手按照高一到毕业生的顺序排列,他们学校就喜欢各个年级大乱炖式比赛,柳成站在最中央,哨声一响就冲了出去,稳居第一名。

他迈着频率适中的步伐,马上踏过终点线的那一刻,他的余光突然冲出一个人,两个人同时冲了过去。

耳朵里充斥着对方游刃有余的呼吸声,与他剧烈的喘息不同,对方显然是放了水。

不管,愿意放水就放水吧,是第一就足够了。柳成望向自己班级那一群人,沈景和正带着全班同学为他呐喊,他立刻飞奔回去。

由于已经是最后一个项目了,沈景和需要留下开会,柳成和唐彬一起回了教室。

桌子上摆着一块精致的草莓蛋糕,下面还压着一份粉红色的信封。柳成疑心着是不是沈景和送的,他像是坠入了糖罐一样甜蜜,快要被这股甜意浸得发晕的时候,他看到了信封反面的落款。

“陈亦宸。”轻声念出这个名字,他的第一反应是,这个名字倒过来和正过来读都一样。

唐彬轻挑眉毛,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个戏谑的笑:“柳成,我猜你一定不认识他。”

“对啊,不认识。”柳成失落地放下了信,蛋糕的塑料外壳反射出一圈光芒,他把蛋糕移到了阴影里。

“但是啊——”唐彬拉长了语调“你们俩已经见过面了。”

柳成:“在哪里?”

唐彬:“你们俩是并列第一名。”

柳成一下子对这封来信很感兴趣,也没管到底是给谁的,打开腊封就读起来。

致亲爱的沈老师,后面还加了个爱心。柳成的太阳穴突突跳,用力把信纸塞回信封。

“他给你写信干嘛啊?”唐彬好奇问,“他很有名的,不过你估计不知道,因为你是转学生嘛。”

柳成对情敌不感兴趣是假的,甚至已经开始讨厌他了:“给我讲讲?”

唐彬:“超级无敌校霸,但是成绩意外地好。说起来,你俩还有点像……”

柳成转身就要走,揣在裤兜里面的手把情书攥皱了,和他的心一样,因为莫名其妙的情敌,而变得全是折痕,里面藏着的是他对沈景和说不出的占有欲。

校门口,陈亦宸双手没正形在脑后放着,柳成和唐彬瞅见他,原本想绕道通行,结果却被叫住。

“柳成!”陈亦宸长得秀气,眉眼弯弯冲着他们笑,柳成跑步的时候没仔细看他,光想着沈景和去了。

眼前的人,让他很难与校霸这个名词联系起来,他内心疑惑着,用手指了指自己:“叫我?”

陈亦宸点了点头,他绕过唐彬,直截了当地对:“信,你给沈老师送过去了吗。”

唐彬拍了拍柳成的肩膀,用大拇指冲外点了点,知趣地走开了。

柳成伪装出的平和一下子落入了虚空,他内心幽暗的某些东西正在夺门而出,阴郁的表情立刻挂在了脸上,眸子里暗涌不爽。

陈亦宸:“我知道你肯定没送。”

柳成:“对啊,所以呢?”

柳成吃味的样子被尽收眼底,陈亦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随后捂着肚子大笑。柳成显然是把那封粉色书信当情书了,实际上,这只是一封感谢信而已,柳成连信的题目都没看,眼里只有那个黑色心形笔迹。

陈亦宸转身出了校门,柳成也跟着走出去,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,他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

陈亦宸:“你和沈老师,是兄弟关系吗?”

柳成脑子一时间转不过来弯,顿住了几秒才回应道:“是、是啊。”他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与沈景和的真正关系。

陈亦宸嘴里叫了“沈老师”一路,看着柳成越来越阴沉的脸色,他从中也嗅到了一丝微妙的气味,于是他不再调侃柳成,而是让他把信看完。

信中的字有些难辨认,陈亦宸的字向来龙飞凤舞,宛如蟑螂爬行。柳成一边看一边问这是啥字,然后再继续,两个人就杵在路边站着,一个问一个答。

信的内容有点长,大概意思是沈景和帮过陈亦宸出头,所以趁着毕业,他想来感谢沈景和。

柳成皱紧的眉头一下子松开了,像是拨开云雾见日出一般,变得明朗温柔。他心目中的沈景和,从来都不是什么大魔头,而是那个会挡在他身前的可靠的人。

柳成以第三视角来看这封信,文字光是些溢美之词,他并没懂发生了什么”:“沈老师他到底帮过你什么忙?”

陈亦宸有点难以启齿,沉吟了一会儿,他眯了一下眼睛:“反正我也毕业了,你若是想知道,我就告诉你。”

柳成看出他像是有心事:“喂,你不想说就算了。”

陈亦宸摆了摆手,却把自己背过去了。他对柳成颤抖着声音叙述着发生过的故事,脑海中不断翻腾着黑暗的画面。

一群外校的小混混把陈亦宸团团围住,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巷子外打进的光,他那时候已经被打得发不出声音,全身上下被扒了个精光。

在他被摆弄出各种姿势拍下来时,沈景和正巧路过,将犯了罪的几个小混混的脸都拍了下来,报了警。

沈魔头在学校很出名,因为他总是摆出一副冷峻的样子,不管是对学生还是上级都不苟言笑,像是没有感情的魔王。

沈景和与陈亦宸坐在警车后面的时候,原以为沈魔头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,但沈景和却让他靠在身上,不断安慰着哭到啜泣的他:“别怕……别怕,我在呢,等事情解决后,我给你买草莓蛋糕。”

陈亦宸印象中最深刻的一幕是,做完笔录后,沈景和真的拿了一块奶油蛋糕过来,汗水把他整洁的西装打湿,显然是跑着过来的。沈景和嘴上说着实在没有草莓味的了,一边把他凌乱的碎发整理好。

他从来没觉得蛋糕这种东西这么香甜。

“对不起,听到这样的事。”柳成觉得很抱歉,他沉默了半天,最后从书包里摸出一块沈景和给他的糖:“沈老师给的。”

陈亦宸转过身来接下,他的脸上的神色出奇地平静:“替我多感谢沈老师,没有沈老师,我可能就废了。你喜欢沈老师,对吧?”

这话赤条条摆在高中生面前是奇怪的,沈景和是柳成的老师,更何况他俩都是男的,但柳成没有否认。

他与陈亦宸挥手再见,回家的路上,他开始认真打量起自己和沈景和的关系。

胡思乱想了半天,他只得出来一个结论,如果沈景和愿意,那么他们就是自由恋爱,伦理纲常就叫它见鬼去。

不过,他们好像还没开始恋呢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[简体版]
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
新书推荐: 文&关的少年: 是我,遇见你 希儿维亚 侠字行者 【西游】藏空杂篇集 我的老婆是暴力龙 【连载】黑白的进发 混乱 等你,转眼瞬间 白昼美人(现代 NPH) 绝对领域(1V1,校园H)